您的位置:主页 > 地方资讯 >

每4片面膜就有1片产自它这个偏远郊区(上海奉贤


发布时间: 2021-08-03

  据天猫联合知名时尚杂志ELLE发布的《95后初老少女大型摊牌现场》消费报告显示,

  庞大的市场需求,自然要成熟的产业来作支撑,这可绝非易事。背后让人万万想不到的是,承载起全国女性“面子工程”重担的,竟然是上海的偏远郊区——奉贤,平均每4片面膜中,就有1片产自奉贤。

  要知道,在上海的各个区之间,有着浓厚的鄙视链。内环外环、浦东浦西尚且不说,像奉贤这样地处边缘化的“废子”,虽位于上海,却总是习惯性被遗忘,甚至是被带上偏见色彩的嗤之以鼻。

  不在沉默中消亡,就在沉默中爆发。一头扎入美妆行业的奉贤,凭着韧劲逆风翻盘,不仅坐拥一叶子、玛丽黛佳、百雀羚等3000多个品牌,更跻身为国内知名度最高、规模最大的化妆品聚集地之一。

  如今,每天都有价值超过百亿元的产品从奉贤打包分装,运往全国各地销售,再抵达爱美女性们的梳妆台。

  事实上,在奉贤崛起之前,广州才是当之无愧的“美妆一哥”,起步晚、基础差的奉贤想要抢食蛋糕,无异于痴人说梦。

  然而,就是这样一个看似没有威胁的“对手”,却在短短几年内成为全国的美丽样本,行业覆盖比例越来越重,逼得广州不得不反过来借鉴取经。

  长期以来,上海16区中,奉贤的存在感几乎为零。同样远离市中心,上海的后花园是青浦,最美乡村是崇明,最宜居之所是金山,唯独奉贤,不配拥有姓名。

  在上世纪末,因一江之隔,斩断与浦江北岸的脉络,造成奉贤经济长期落后,就连人的身份认同也产生了阻滞。直至今天,老一辈奉贤人还管过浦江叫“去上海”。

  过去的奉贤,一直以皮革为主要产业,这是个实打实的落后产业,不仅污染严重,而且毫无作为空间。

  恰逢彼时的上海,正经历制造业的迭代升级,蓄力于培育汽车、电子信息、精品钢材、生物医药等高端制造业。

  大势所趋下,像精细化工(化妆品)这样的细分领域,在上海的热门版块,自然得不到重视,只能选择落子在奉贤这样的城乡结合处。也正因如此,为日后奉贤美妆产业的腾飞打下了坚实基础。

  “互联网+”浪潮的涌现,又给奉贤添了一把助力。2010年前后,中国化妆品市场进入迅速膨胀阶段,当化妆品逐渐成为大众认可的消费风向标,奉贤终于等来了苦盼已久的机会。

  2015年,奉贤区的相关领导接连走访法国、韩国、日本等多地的化妆品谷,最终确定了“八大中心”、“五大平台”的功能设计,上海“东方美谷”应时而生。

  不鸣则已,一鸣惊人。2016年,奉贤的化妆品销售额已占全市的40%,锋芒初露;2017年,奉贤又被中国轻工业联合总会、中国香料香精化妆品工业协会授予“中国化妆品产业之都”的称号。

  到2019年,中国化妆品行业产能达到124万吨,相比10年前,几乎翻了一番,国人对美的渴望日趋白热化。同年的阅兵仪式上,女兵方阵们集体使用的五角星口红,正是产自奉贤,奉贤名声大噪。

  2020年奉贤全区实现地区生产总值1190亿元,可比增长2%。财政总收入创历史新高,达到491.1亿元,其中区级财政收入161.6亿元,同比增长4.3%,增速排名全市第二。

  据CBNData和天猫发布的《2020新国货之城报告》显示,上海力压广州,成为全国美妆行业城市榜的top 1,奉贤功不可没。

  后来居上的奉贤,终于让稳坐钓鱼台的广州感受到了威胁。作为开山鼻祖,广州不仅塑造了国人在化妆品领域的初代审美,且20多年间一直是业界顶梁柱般的存在,而现在,奉贤的“东方美谷”不过成立五年多,却已大有赶超之势。

  面对成长迅猛的“劲敌”,积怨颇深的广州很快展开反击战,两者之间也开始了由暗到明的较量。

  有家知名广州化妆品企业因展位被绑定,只能勉为其难租下9平米展台草草了事,而为了迎接广州美博会,该企业则租了足足54平米的展台,鲜明的落差被媒体大肆渲染,奉贤一度陷入尴尬境地。

  然而,广州的这记下马威,非但没有消磨奉贤的锐气,反倒为奉贤提供了“差异化打法”的新思路。

  奉贤当即调整方向,邀请到资生堂、欧莱雅、LVMH等国际顶尖的化妆品企业前来站台,为抬身价,也为招商。

  这招果然奏效。展会闭幕之际,来自全球的在奉贤的计划投资额超过120亿元,欧莱雅美妆科技训练营、麦吉丽美妆、拉芳彩妆等重大项目纷纷落户奉贤,奉贤再度炙手可热。

  眼看形势倒戈,按捺不住的广州,在去年高调宣布将建设总体约106万平方米的“南方美谷”产业园,届时无论是在产能,还是生产效率上,都将碾压奉贤的“东方美谷”。

  与广州硬碰硬拼规模,只会落得下乘,奉贤再次另辟蹊径,走起了“高精尖”路线。这一定位的差异,也逐渐拉开了广州与奉贤整体方向上的差距。

  长期以来,广州的美妆行业,虽是全国第一,但除了少数拿得出手的企业,仍以传统的粗放型作坊为主流,技术工艺相对落后,金玉其外,大而不强。

  风物长宜放眼量。就拿面膜来说,生产单片高端面膜的成本,虽然比起薄利多销的平价面膜高出不少,但品牌溢价也相应水涨船高,卖一片,顶得上卖十片,也更容易沉淀口碑。

  但要想做精做专,并非一夕之功,引入美妆行业中的龙头企业,成为奉贤战略规划中的最佳突破口。

  一方面能够提升奉贤的化妆品生产水平,另一方面也能吸引代工产业链上其他企业入驻,这对化妆品产业发展历史较短的奉贤来说,尤为关键。

  几顾茅庐后,联合利华、雅诗兰黛、爱茉莉等一众声名在外的美妆企业,相继在奉贤建设起总部或研发中心,为奉贤在创意设计、消费形态和发展品牌经济上,提供了丰富资源。

  强大的聚集效应,足以引发质变。企业间的技术创新加速开花结果,每分钟都有新产品“诞生”,不断挑战更高质量的利润率,创造更高附加值的产品。

  比如,旗下拥有美素、自然堂等多个知名品牌的伽蓝集团,就率先实现利用3D生物打印技术,打印出亚洲人的皮肤,树立中国化妆品行业的新标杆;国货彩妆品牌玛丽黛佳,成长为首个进入全球化妆品零售权威丝芙兰门店的国货品牌。

  来自市场的数据反馈,更能直接反映奉贤的实力。今年5月,在李佳琦带货的直播间里,上海奉贤区的两万多只眉笔,上架仅10分钟即售罄;据某电商平台最新的不完全统计,销量前50位的片装面膜里,产自奉贤区的面膜,占到总销量的36%,和广州白云区的销售规模旗鼓相当。

  都说格局决定命运。广州要的是低价格,拼的是化妆品市场的基本盘,奉贤追求的却是前沿技术,瞄准的是全国乃至全球化妆品市场的金字塔尖。

  既然不能“弯道超车”,就利用“强技术、重创新”的优势“换道超车”,奉贤照样赢得了另一片天。

  再看下游包装,华兴集团的化妆品玻璃瓶公司“李记包装”,在2018年入驻东方美谷;法国QUALIPAC集团的子公司加利派,现也已在奉贤设厂。

  此外,华东理工大学检测中心、中国香精香料研究所、上海应用技术大学也都扎根奉贤,提供学术交流、监测评价、技术开发等一站式精准化服务支持。

  最近,山东福瑞达旗下的护肤新品牌瑷尔博士,又与东方美谷研究院共同成立“上海微生态实验室”,深耕微生态护肤领域,这是行业最新的研发热点,意义重大。

  也就是说,从原材料采购、到生产和包装出货,再从研发到设计、检测及营销,全部都可以在奉贤完成“内转化”。这里面省出来的时间和成本,又会变为企业的利润和消费者的福利,形成正向循环,将奉贤不断推向更高的“王座”。

  近两年来,东方美谷落地新项目60个。其中,资生堂可持续发展研究中心、奥园医美国际总部、完美日记、“MINISO名创优品”等亿元或千万美元以上投资项目就有13个。

  虽然全产业对于整个盘子的良性发展意义重大,但又难免会陷入“头重脚轻”(生产重、营销轻)的怪圈,不得不服的是,奉贤又一次布局在了前面。

  2019年底,奉贤东方美谷成立了“美谷美购”品牌,通过电商和线下门店为品牌提供销售渠道;2020年,东方美谷与直播培训机构合作,签了一大批网红达人,再加上抖音、快手、拼多多等平台总部都在上海,奉贤可谓近水楼台先得月。

  有个搞笑的插曲的是,在2020年的“五五购物节”上,为了拉动带货,奉贤的男性干部们纷纷上阵,轮番贴面膜展示,还预言了把“男色经济”的崛起。

  尽管奉贤一路“开挂”,但也不乏质疑之声。毕竟,在固化思维里,人们习惯性地认为,只有人工智能、生物医药、新能源行业,才是“高大上”的代表,而奉贤赚的仅仅是女人的钱,市场规模有限不说,还把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,实在不够明智。

  诚然,从上海市的产业地图上可以看到,奉贤有且仅有一个新发展出的美丽健康产业,但将一个产业做到极致,不远比所谓的多个产业协同发展,却平平无奇来得更精彩吗?

  应势而谋,谋后而定,行且坚毅,则无往而不胜。奉贤的未来,一切皆有可能。

友情链接:
康太太网上药店(原恒牛医药网),主要提供心脑血管,风湿骨痛,糖尿病,高血压,冠心病,肝胆用药,男科,妇科,儿科,五官,咽喉等各种疾病的近10万种药品,买便宜药上康太太大药房。